FREEDOM TO CREATE | 专访肯尼亚氛围音乐人 KMRU
来源:财报网
时间:2022-07-19 17:10:16

  

  AIAIAI的全新访谈节目 FREEDOM TO CREATE 是由德国柏林电台 Refuge Worldwide主持人,编辑 Chloé Lula 开展的一档探讨身份、迁移和创作的栏目。

  作为本节目的第一期,AIAIAI邀请到了肯尼亚的声音艺术家,音乐制作人 Joseph Kamaru,他以艺名KMRU发布了很多的环境音乐、田野录音、即兴创作和蜂鸣音乐等元素的创新作品而获得关注。

  以下采访内容选自电台节目的现场录音,感兴趣的读者可在网易云音乐@AIAIAI_Audio收听完整音频内容。

  "FREEDOM TO CREATE" with KMRU

  

  CL: 你好 KMRU,迎接来到第一期 FREEDOM TO CREATE,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!

  K: 大家好!我是一位来自肯尼亚的声音艺术家,音乐制作人,目前在德国的柏林艺术大学学习,同时也是 Black Bandcamp 的核心成员,肯尼亚各地音乐制作讲习班的主要组织者。

  CL: 我了解到你在读研究生,你的课程是怎么样的?

  K: 目前有三个项目正在进行,但我不需要每天去学校。所以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在家里做项目,有时会去学校见我的教授。平时的节奏还好,当然有时也会因为校内校外的项目而手忙脚乱。

  CL: 给我们介绍一下你播放的第一首音乐吧。

  K: 第一首曲目是来自法国氛围音乐制作人 Malibu 的作品 "Held”,收录于德国柏林厂牌 PAN 的合辑 "Mono No Aware"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她的作品。她的声音处理和一些田野录音的方式让我非常感兴趣,以及她如何思考声音的方式:将它处理的非常像在海洋中流动的感觉。我已经关注她的作品有一段时间了,她自由的创作方式很有吸引力。

  

  CL: 你在2020年和2021年一共有八个发行,其中包括在柏林俱乐部 Berghain 旗下的厂牌 ATON、英国 Warp Records 和奥地利厂牌 Editions Mego 的 EP。是什么让你的创造力激增?

  K: 创作音乐是我最能表达自我的唯一方式。从2020年开始,由于疫情原因我经常在家,这也促使我作为一个艺术家去思考。而困在家中的我只有不断地去创作,最后发现确实在那段时间做了不少音乐。

  CL: 你是什么时候从内罗毕搬到柏林的,是什么让你决定去另一个国家?

  K: 我在2020年11月为了在柏林艺术大学的课程而搬来的。2019年我在柏林参加了 CTM 音乐节时就萌生了想搬来的想法。

  搬迁之初的过渡有点忙乱,与我的预期有点不同,但我明白这是因为整个新冠疫情的原因。从5月份开始,情况开始好转,人们能出门了,整个城市也活了起来,我很喜欢在这里的生活。

  

  CL: 你如何描述内罗毕和柏林之间的差异?特别是在音乐场景方面。

  K: 内罗毕的场景非常多元化,但我认为在柏林音乐相关的活动要比内罗毕多一些。当我在内罗毕的时候去了太多的活动和现场,但来到柏林之后我非常兴奋,能看到更多当地的音乐场景,以及大家的想法。

  CL: 跟我们介绍一下你选择的第二首曲吧。

  K: 第二首是来自英国的音乐家,自然历史的录音师 Chris Watson 的作品 "EI Divisadero"。该作品选自他的专辑 "El Tren Fantasma"。我在2017年的某个时候发现的这张专辑,这也启发了我如何运用田野录音和采样来做音乐。因为当时我在做一些节奏感很强的舞曲,当我第一次听到这首的时候在想,我可以像 Chris Watson 那样完全运用现场录音来创作一首曲子或者专辑。

  

  CL: 实际上我去年采访过他一次。他谈到了一点关于他如何捕捉户外的录音,这真的非常有趣。我也很喜欢他的作品。

  我在读不久前你跟 Philip Sherburne 的采访,我发现你在谈论内罗毕和柏林的不同声景时,真的很有趣。你当时提到:你没有在柏林做很多录音,因为这里太安静了。而你怀念内罗华的声音,尤其是在你所说的 “嘈杂的住宅区” 长大之后。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声景的不同,以及这对你的音乐和田野录音有什么影响吗?

  K: 当我在12月份回到内罗毕,我感觉内罗毕的噪音水平比柏林高得多。我知道柏林的一些地方是有点吵,但总体还是要比内罗毕安静,尤其是在冬天的时候。内罗毕吵闹程度可能与伦敦有一些相似之处。我在柏林做了一些录音,主要是为了我的学校项目而录,也会在我去的各个不同地方录。但是与内罗毕相比,我在这里没有做过那么多的录音。

  CL: 你如何决定你要在哪里进行录音?是什么让一个地方值得进行录音?

  K: 我通常会乘火车先去不同的地方,让自己熟悉周围的环境,然后决定我是否要进行录音。但其他时候,如果是一个特定的项目或我想表达的东西,我会直接去到某一特定的地点去记录需要的东西。

  

  CL: 当你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,你首先尝试了 Progressive House 音乐风格。你之后是如何开始制作环境音乐的?

  K: 当我开始做音乐的时候,我通过尝试很多的音乐风格来学习音乐制作。当我和我在内罗毕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大多数都会做 House 或 Techno 的音乐,所以我也自然而然地跟他们一起了。当时我会使用一些环境录音和大自然的声音采样。当我开始在内罗毕做 DJ 的时候,我更倾向于播放自己做的这种音乐,虽然不是很有节奏感,但我知道人们会适应这种旋律。

  当我来到柏林参加 CTM 音乐节的时候,我感觉得到一些认可。在2019年,我决定继续专注于田野录音的 KMRU 项目。

  CL: 跟我们分享一下第三首曲目吧!

  K: 这首是由美国实验音乐制作人 Ana Roxanne 创作的名为 "Slowless” 的作品。这首会让我对她的音乐和整个作品陷入沉思。我们生活在一个快节奏的社会中,有时我们也想着让事情慢下来,而这首音乐就恰好做到了。

  

  照片来源

  Julia Sellman, Tereza Mundilová, Thukia, Claudia Mock, Filipa Aurélio

  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举报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包括在内的图片)均由其他组织、机构或个人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如对本文章有异议或投诉, 请联系992 5835@qq.com
最新文章
优选推荐
京ICP证000007-6 Copyright © 2022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