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美术培训、学了后你就知道每个画种都有上百小技巧

2019-04-17 浏览(31 喜欢(1
类别:
美术
交易地点:
虹口 - 周家嘴路
联系人:
上海非凡学院干老师
查看联系方式

详情描述

美术初级素描:
透,视原理(一点二点三点透,视)、点线面构成元素、基础素描技法、设计构成、素描原理
美术初级水粉:
水粉技法、静物写生、水果组合、设计构成、色彩原理、配色能力、审美观念学习
美术中级素描:
复杂几何体、结构设计素描、石膏五官、快速写生和画图、复杂…
查看更多 组合设计、快速给图设计
美术中级水粉:
复杂的配色能力、色彩构成要素、审美观、定位的配色能力、复杂静物色彩、风景色彩等
美术高级素描:
针对人体、石膏头像、真人头像、快速写生的训练、现场临摹写真训练等
美术高级水粉:
复杂静物色彩、户外场景、室内场景、复杂组合体、提高审美能力、欣赏能力、配色能力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美术知识分享:石虎访谈录:谈《非洲写生》
石虎是中国当代美术三十年中的代表性画家。
他在色彩的突破和线条的开拓上拓展了中国画的空间,他的艺术和实践充分体现着这一时代的精神并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。
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就以《非洲写生》一举成名,影响深远,成为了文革后水墨画创新的代表人物;
八十年代,他又以十年实验和探索成为了艺术创新的盗火者;
九十年代,他在南洋漂泊十年,成为了艺术市场的弄潮者;
进入新世纪,他回归国内,隐居沉潜,又成为了传承汉民族文化传统薪火的独行者。
一路走来,在当代艺术的每一个历史节点上,石虎都以他前行一步的敏锐和创作实绩成为后行者的参照和标尺。
无论国内还是海外,无论沉潜还是奔腾,无论形式还是内容,石虎的人生和艺术都与中国当代三十年的艺术运动和潮流息息相关。
他的存在不仅仅具有见证者的意义,更是当代美术发展进程中不可忽略的环节和深度。
他的艺术不仅拓展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边界,赋予绘画一种全新的视野,更以实质性的改造和尝试接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。
这次访谈是2012年冬季,在石虎先生北京工作室进行的。源于他当兵的经历,石虎先生生活非常有规律,并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。连续六天的高密度对话,石虎先生身体状态非常好,思维敏捷,精神饱满,谈及过往经历往往爽朗大笑,只在谈及父亲时流下了热泪。
这次谈话颇为震撼人心。
从艺术史的角度看,石虎先生在艺术上的探索与当代艺术的种种关联,都将成为当代中国美术三十年变迁中一个重要的参照和凭证。
而从艺术家个案的角度来说,石虎先生是第yi次系统地谈及了他的人生经历、艺术旅途以及他对诗、书、画、印的深入思考。
通过对话,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丰富、立体、真实、全面的艺术家形象,为我们研究艺术家的成长和艺术成就提供了第yi手鲜活的资料。
冯国伟:1978年您出访非洲十三国,1979年出版《非洲写生》可以说是您艺术旅程中zui重要的一个时刻。所以想请先生谈谈非洲写生的情况。
石虎:非洲写生之前,我还不是一个真正的画家。那之前我只是画了些连环画,还没有真正的作品,有很多习作,什么都搞过。但是完整的没搞过。从非洲出访回来后我就有很多感想。之前,对艺术也有些想法,但是没有实践机会。所以可以说,《非洲写生》的出版才让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画家。
冯国伟:出访非洲十三国是什么背景下的事?
石虎:当时文革刚结束,中国要组织一个代表团去非洲访问。其实也是文革期间有很多非洲国家代表团访华,但是由于动乱没有回访。1978年决定回访。代表团是政府组织的,要访13个国家,任务交给了对外友协,它其中要派一个画家陪同。只有一个名额,竞争很激烈。当时人美社的社长邵宇是美术界的三巨头之一(邵宇、华君武、蔡若虹),名额就让邵宇拿来了。zui后就让我去了。
冯国伟:为什么会选择您去呢?
石虎:1977年新疆写生回来后,领导看我的写生速写,很欣赏。加上我当时年轻,又生气勃勃,在人美社里算非常年轻的。而且访问用的zui多的就是速写。当时让大家把自己的画交上去,在屋子里摆了一地,他看到我的画就让我去了,也正是有这个机会,才有了我后来的非洲写生,我才有了些成就和信心。
冯国伟:出访对你们有什么要求吗?
石虎:代表团也没有什么要求。主要任务是回访。这些国家和我们国家的关系比较亲密。我们去的时候,很多国家非常热烈的欢迎我们,迎接我们的人有的带着三角帽,打着红旗,比较有意思。非洲人对中国人都很有好感。我碰到当地一个大学生告诉我,他说我爸爸死我都没哭,李小龙死的时候我哭了三天。
冯国伟:代表团有几个人?
石虎:有六个人。
冯国伟:团长是谁?
石虎:罗士高,一个部长。他们的年龄都比我大。我们在出访的时候,有一个外国小姑娘拍我的肚皮,我们团长就笑我,还是你zui帅,小姑娘拍你的肚皮,怎么不拍我呀?(笑)
冯国伟:那是在哪儿?
石虎:在突尼斯。我那时年轻,小姑娘看到我们外国人来了,很好奇,她看我肚子大,就跑过来掀开我的衣服,拍我肚皮。然后跳着舞蹈。他们性格很奔放。
冯国伟:第yi次出国有没有什么特别准备?
石虎:就是代表画家出去看看。那时候我们自己衣服都没有。都是公家给发衣服,教一些必要的礼仪。
冯国伟:先去的哪?
石虎:先是到的法国,呆了一个星期。然后从那再转机去。
冯国伟:这个机缘很好呀,正好到法国转转。
石虎:当时到非洲去,可以有三种选择。我们选择从法国转机也是为了去参观。去看了罗浮宫,蓬皮杜,晚上还看电影。在法国看了三十几部电影,各种流派都有,也有黄色的,听不懂语言,其实对画家来说不用听懂。我记得有一个刻画邪教的作品,很触动灵魂。有个镜头,人坐在椅子上划了一个圈,要把圈子涂了,不行,出去了,又回来了。这些影片对写诗画画都有帮助。法国现代主义已经很普及了,成为了一种基础,在电影、戏剧各个角落都有体现。看这些东西,艺术上就更能理解现代主义。


温馨提示: 1.该信息有爱问分类用户发布,其真实,合法,有效性有发布者负责,爱问分类仅展现供用户浏览。 2.在交易或签订合同前,任何要求预付定金,保证金,转账行动均存在风险,谨防上当受骗。
相关图片

上海美术相关信息

1/5

猜你喜欢的上海美术信息

1/3

返回
顶部